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翰林书斋-您身边的小说界百科全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修仙高手混花都 镇鼎 将军,你马甲掉了

《绝代掌教》正文 第1054章 统一北山州

      这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三十岁出头的青年,一身朴素的白袍,面容不算俊朗,乍看起来有些貌不惊人。

    但细看之下,此人却是隐隐透着沉稳和深邃,气质非比寻常,不似寻常之辈。

    宁恒之所以会注意到此人,不仅仅是因为此人站在金乌宗几个长老之前,更是因为此人的气质引起了宁恒的注意。

    宁恒在脑子里很快过了一遍,似乎金乌宗内没有这样一位长老才是?而且年纪如此之轻,还站在几个长老之前,实在是有些不合常理。

    那青年此刻也带着金乌宗一干长老迎了上来,只见青年当先朝着宁恒拱手抱拳:“属下孟云飞,参见掌教。”

    “属下参见掌教。”

    一干长老齐声行礼,皆是面有激动之色。

    宁恒嗯了一声:“不必多礼。”

    说完,宁恒便是深深看了一眼那孟云飞,后者神情平静不卑不亢,在宁恒面前没有丝毫的露怯。

    宁恒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对罗洪山道:“罗总镇马上就要回帝都述职了吧?”

    罗洪山闻言颇为感慨,笑着点了点头:“下官三日之后便要启程去帝都了。”

    因为北山州成了宁恒的封地,属于宁恒自己的地盘,所以这里就不需要总镇府的存在了。

    罗洪山这个北山总镇自然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如今将要被调往其他地方。

    说起来宁恒倒是挺舍不得罗洪山的,此人要能力有能力,相处起来也舒服。

    想到此处,宁恒便对罗洪山道:“不如罗大人就留在北山州,我带来的一支禁军也需要有个副统领来管一管。”

    罗洪山闻言一怔,随即惊诧的看着宁恒:“侯爷是想让下官来管理禁军?”

    宁恒点点头:“你不愿意吗?”

    罗洪山连忙道:“不是不愿意,而是下官实力浅薄,禁军之中各个都是高手,下官这点实力实在是有些...”

    话没说完,但意思宁恒已经明白了。

    宁恒也觉得罗洪山说的有道理,管理禁军可不是他说了就可以的,禁军多是心高气傲之辈,以罗洪山的实力,在禁军之中都只能算是中流,如何能够让他管理禁军?怕是那些禁军根本就不服从罗洪山的管理。

    “既然如此,那也只能祝罗大人官运昌盛了,我会传讯给帝都,不会埋没罗大人的才干。”宁恒抱拳说道。

    听到这话,罗洪山顿时高兴无比,十分感激的说道:“那就多谢侯爷美言了。”

    宁恒笑了笑,目光环顾在场的众人,忽然间神情变得整肃起来。

    在场武者皆是感受到了一股威严降临,不由的变了脸色,有些畏惧的看着宁恒。

    “禁军何在?”

    一声大喝,宁恒发号施令。

    下一刻,飞舟之下响动连连,三千二百名禁军披坚执锐列阵而出,凌空而立在苍穹之上。

    “大人,禁军兄弟在此,有何吩咐?”一名中年禁军出言请命,声音宛若闷雷。

    禁军就是禁军,列阵之后的气势完全压住了在场所有的武者。

    别看此地都是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什么世家家主,什么宗门领袖,什么一派之长,但说白了都是北山州本土武者而已,修为平凡不说,也不曾见过什么大世面。

    此刻三千两百禁军一出,他们一个个都是面无人色,只是看一眼禁军都浑身冒冷汗,心中忐忑不安,生怕宁恒一声令下,这些禁军就冲下来把他们全部砍了。

    开玩笑,这批禁军是完全可以横扫整个北山州的,那些所谓的宗门世家在这批禁军面前,完全就是土鸡瓦狗根本上不得台面。

    罗洪山看着这一幕,心中除了惊讶还有感叹,他算是比较镇定了,毕竟也是去过帝都的人,见识过禁军的风采。

    北山州的宗门实力不差,但比起帝都中的禁军,差距可不是一点半点。

    罗洪山很清楚,宁恒真想要一统北山州武道界的话,凭着手头上这支禁军完全够了。

    “诸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在北山州这一亩三分地上算是个人物,不过诸位应该已经知道,如今北山州乃是本侯的封地,即便是北临王也管不到这里了,除了红尘陛下,此地唯一可以做主的人便是本侯,所以你们都给本侯听好了,从今日起,无论是任何势力,都要归顺金乌宗,服从金乌宗的管辖,若是有任何一方不从,就问问本侯上面的禁军兄弟们答不答应。”宁恒语气冷冽的说道,凌厉的目光扫视在场那些各方大佬。

    “杀!!!”

    禁军们同时发出一声咆哮,三千两百人齐声大喝的场面着实惊人,杀气普天高地而下。

    噗通!

    一个世家之主受不住这样的场面,竟然是直接坐在了地上,满脸皆是恐惧之色。

    宁恒的话,配上这些禁军的威吓,在场这些人哪里敢有什么二话,皆是表示要向金乌宗臣服。

    不臣服不行啊,北山州都成了宁恒的封地,他宁恒又是金乌宗的掌教,就算是把金乌宗扩张到整个北山州都是可以的。

    北山州的其他势力也只有两条路可走,一就是选择臣服,归顺金乌宗,从此成为金乌宗的附庸。

    另一条就是被赶出北山州,或者直接就是被宁恒手下的禁军给抹杀。

    没有办法,形势比人强,唯有臣服才能够在北山州继续生存下去。

    宁恒见状十分满意,随即又说道:“本侯也不是赶尽杀绝之人,你们归顺金乌宗之后,可以保留各自的传承,金乌宗平常也不会插手你们各自的事务,只是需要你们尽力的时候,若有推诿的话,严惩不赦!”

    “宁侯爷放心,我等必不敢推诿。”有一位宗门之主连忙出言说道。

    “嗯,本侯先回金乌宗,五天之后,我要看到你们北山州所有宗门都归顺金乌宗。”

    说完,宁恒朝着上面的禁军挥了挥手,一众禁军便是回到了飞舟之内。

    宁恒看向了金乌宗一行人那里,说道:“你们也上来吧。”

    那孟云飞与一干金乌宗长老随后也上了飞舟,不过他们此刻也是心惊胆战,实在是禁军给他们的威慑力太强了,同处一艘飞舟之上难免有些紧张。

    飞舟往金乌宗所在方向而行,宁恒则是好奇的看着那气定神闲的孟云飞。

    “金乌宗内,似乎没有你这样一位长老?”宁恒直接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