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翰林书斋-您身边的小说界百科全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修仙高手混花都 镇鼎 将军,你马甲掉了

《绝代掌教》正文 第658章 洛秋山的依附

      “关顾着说话,这一桌子菜可就要凉了。”柳庭盛笑着招呼宁恒动筷子。

    宁恒倒也不怕,拿起筷子尝了两口,味道还不错,便一边和柳庭盛闲谈一边享用宴席。

    这一番交谈之后,宁恒也算是和柳家化解了恩怨,不管是不是表面上的,总之柳家近段时间应该是不会成为宁恒的敌人了。

    宴席过后,柳庭盛还送了宁恒一件礼物,恭贺宁恒被封为侯爵。

    礼物倒也不错,是一套阵旗。

    一共十二面阵旗,一起催动出来可以瞬间结成一座阵法,攻守兼备,并且可以用作护宗法阵,算是用途颇多的一套宝物。

    有好东西送上门来自然不会拒绝,宁恒非常实诚的将其收入囊中,随即便是从柳府中离开了。

    柳庭盛一直将宁恒送出柳府,随即才转身回到了府内。

    看着桌上的残羹冷炙,柳庭盛陷入了沉思之中,其弟柳庭阳从旁走出说道:“这宁恒也算是好说话,并没有为难我柳家。”

    柳庭盛嗯了一声:“确实比预想之中要好沟通一些,不过我看得出来,他并未真正相信我,依旧有着防备。”

    柳庭阳笑道:“管他信不信,反正咱们把该说的话都说了,我们也的确不打算和他为敌。”

    柳庭盛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走错了一步,若是我等没有让洛秋山去对付宁恒,事情要更加容易解决,现在洛秋山已经不把我柳家放在眼里,执意要对付那宁恒,我柳家很有可能要受其牵连。”

    柳庭阳面露狠辣之色:“要不要把那洛秋山给···”

    话未说尽,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柳庭盛摇了摇头:“暂时不要有任何动作,这趟浑水越早脱身越好,不能再牵扯进去了。”

    柳庭阳不解道:“那洛秋山难不成是疯了?明知道宁恒的身份还要这么对付他?”

    柳庭盛冷笑起来:“还能如何?无非是他背后还有其他人撑腰罢了,这帝都权贵太多,或许他洛秋山早就依附于哪一家了,只不过敢这么对付宁恒,看来他身后靠山的势力也不小。”

    ···

    宁恒从柳府出来之后便直接往皇朝圣院而去,走到半路想了想还是拿出传讯玉简和金乌宗方面联系了一下。

    毕竟也离开了这么久,宁恒还是颇为担心金乌宗的情况。

    与远在金乌宗的陈平联系上之后,双方各自说了一下最近发生的事情,金乌宗一切安好,依旧是有条不紊的在发展。

    宁恒告诉陈平,会有帝都的使者去往金乌宗进行封侯之事,到时候整个南林郡都会划入金乌宗的地盘,让陈平做好准备。

    陈平知道这个消息后大为吃惊,更是感到无比的惊喜。

    整个南林郡都要成为金乌宗的地盘,这对于金乌宗的发展简直是天大的帮助。

    南林郡的其他宗门必然要面临选择,是整个宗门搬出南林郡,还是接受金乌宗的管辖,成为金乌宗的附庸?

    而有了这么大的地盘,扩建宗门招收弟子这些事情自然能够更加方便。

    陈平满心欢喜,已经开始展望金乌宗美好的未来了。

    宁恒适时的泼了一盆冷水,告诉陈平金乌宗可以发展,但一定要知道分寸,绝对不能无视总镇府的存在,必要时还要向总镇府表示臣服。

    陈平立刻就明白了宁恒的意思,将这番话记在心中。

    结束了联系之后,宁恒加快脚步回到了皇朝圣院。

    在自己的住处和姜小七他们打过照面之后,宁恒连一刻都没有休息,直接去了试炼塔。

    此刻已经是快要到月中了,再过十天就要开始月榜竞争了,宁恒必须要尽量提升自己的实力。

    试炼塔便是最好的去处。

    没有去第二层,宁恒选择停留在了第一层之中,继续磨练自己的肉身,提升体魄的力量。

    宁恒如今已经击败了第十个人傀,而洛秋山在此地击败了十八具人傀,差距依旧很大,宁恒希望尽快能够追赶上去。

    与此同时,洛秋山站在自己的住处院落内,手握传讯玉简,神情隐晦莫名。

    “只要你废掉宁恒的修为,我会保证你不会受到圣院惩罚。”传讯玉简之中响起极为冷漠的声音。

    洛秋山平静回应道:“我想离开圣院。”

    对面沉默了一下,隔了好一会儿才再度响起:“此事不用再提,再过一年你就能正式离开圣院,没必要提前离开。”

    洛秋山哼了一声:“你们也该清楚,宁恒的身份非同寻常,北临王如今就在帝都之内,我若是动了他,北临王方面的怒火我如何承受?”

    “此事无须担心,会有人保你平安。”

    洛秋山听了这话只想笑,抱我平安?简简单单这么一句话就想让自己去玩命吗?哪有这么轻松容易的事情?万一到时候自己事情办成了,结果你们又撒手不管,那自己岂不是死定了?

    “我需要一个保证!否则我不会对宁恒出手。”洛秋山冷声说道。

    洛秋山不傻,相反,他没有深厚的背景,也没有过人的资质,能够在地字院爬到现在的高度,不仅仅是靠实力,更是靠着自身的敏锐。

    有危险的事情,尽量避免。

    有危险的人,也尽量远离。

    宁恒现在是什么人?那是朝廷的侯爷,更是北临王的义子,他洛秋山跟人家比除了修为高之外,基本上一无是处了。

    要对宁恒动手,风险有多大不用想都知道,一旦洛秋山把宁恒废了,那洛秋山自己也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除非先找好了退路!

    而玉简那一头的人,便是洛秋山唯一的靠山,也是唯一的退路。

    “此事没有你商量的余地。”玉简之中传来了另一道声音,略显浑厚,但更为冷漠。

    洛秋山神情一变:“那我便不会对宁恒动手,更会将暗中所行之事说出来。”

    “可以,不过本侯要先提醒你,你的妹妹现在正在本侯府中做客,至于该怎么做,想必你自己心里很清楚。”

    洛秋山面色一下子变得惨白,握着玉简的手顿时一颤,玉简掉落在地。

    今日第一更,求订阅和推荐票!!!周一记得一定要投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