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翰林书斋-您身边的小说界百科全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修仙高手混花都 镇鼎 将军,你马甲掉了

《绝代掌教》正文 第205章 陷害败露

      “蠢不自知!”

    宁恒冰冷的声音响起,那两个老者顿时一愣,随即皆是愤怒的瞪着宁恒。

    “小畜生!你说什么?”那黑脸老者指着宁恒怒喝道。

    宁恒冷笑:“我说你们两个连自己有多蠢都不知道,真是可笑至极!圣子的性命几乎就要断送在你们两个庸人手中!”

    此言一出,大殿内的群妖皆是有些发懵,这又是什么情况?

    两个老者脸色陡然变了,不过他们两个还算比较镇定,就见那长须老者冷冷一笑:“你这无知的竖子,还在这里胡言乱语?若非是你给圣子胡乱服用丹药,圣子的伤势又岂会恶化?”

    宁恒哼了一声:“我给世子服用的丹药乃是续命之丹,药性温和,任何重伤之人都可以服用,怎么可能会伤势恶化?倒是你们两个老东西,给圣子服用的固元化生丹,实在是太过偏差,而且你们还以施针之法泄掉一部分的药力,但你们可知,泄掉药力的同时,你们也泄掉了圣子体内的生机,使得圣子伤势恶化,你们还一无所知,这便是你们两人愚蠢透顶之处!”

    宁恒的声音铿锵有力,愚蠢透顶四个字更是说得慷慨激昂,大殿之中都在回响着宁恒的声音,所有妖兽鸦雀无声,一个个愕然的看着宁恒。

    那两个老者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一时间竟然被宁恒给镇住了,完全说不出话来。

    “这、这、这怎么可能?”黑脸老者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

    长须老者立刻反应过来,指着宁恒说道:“一派胡言!我等用药绝不可能错,圣子伤势恶化完全是你的过错!”

    宁恒笑了:“绝不可能错?哪怕是在丹道方面超凡入圣之辈,也不敢说这句话,你们两人何德何能?敢比丹道先圣还要狂妄?”

    两个老者顿时语塞,宁恒的话语实在是太过犀利了,让他们没办法反驳。

    “总之你说的这些,皆是你的一己之词,没有人能给你证明,老夫两人依旧断定,是你造成了圣子的伤势恶化!”长须老者口气十分强硬,反正他和黑脸老者早已打定主意,这口黑锅必须要让宁恒背上,自己两人要置身事外。

    宁恒皱眉,正要说话之时,就见一旁的老山羊忽然出言说道:“我能证明,这位小兄弟所言不假,圣子伤势恶化确实是那两位的过失,圣子的生机被他们两人无意之间泄掉了,以至于伤势恶化至此。”

    老山羊这一开口,在场群妖的目光又落在了它的身上。

    老山羊身体微微一哆嗦,在这么多妖兽目光注视之下,他还是有些害怕的。

    宁恒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这老山羊,之前自己为圣子医治时,他还有些怀疑自己,现在倒是能够站出来为自己证明,让宁恒很是意外。

    “老山羊,你说什么?给我说清楚一些!”犀月一把揪住老山羊的脖子,沉声问道。

    老山羊缩了缩脖子,说道:“圣子伤势恶化,并非这位宁小兄弟之过,而是那两人损耗了圣子的生机,才会变成这样。”

    “你他娘的早就看出了?那你为什么不早说?”犀月怒道,拎着老山羊那单薄的身子不住摇晃。

    老山羊晃得几乎要口吐白沫了,连连哀求道:“我之前也没看出来啊,是圣子伤势恶化之后,我才发现的!”

    犀月气得不行,把老山羊丢到一边,怒视那两个老者。

    大殿内的群妖也清楚了,感情他们被骗了,原来不是宁恒的过错,而是这两个老东西的原因。

    两个老者面无人色,之前的镇定自若一下子就消失了,满脸皆是惊慌的神情。

    一转头,就看到犀月、犀蒙以及群妖皆是用吃人的眼神盯着他们两个。

    两个老者腿一软,直接瘫倒在地。

    “两个老东西,险些被你们骗过去了!”犀蒙脾气急躁,上前便是两脚踹在这两个老头身上。

    这两脚力量极大,两个老者的腿直接被犀蒙给踹断了,惨叫之间倒在地上,不住的哀求饶命。

    犀月脸色极为难看,一手一个将这两个老者丢出了大殿,随即群妖跟了出去,至于这两个老者会有什么下场,自然是不用想都知道。

    宁恒对那两个老者的死没兴趣,他此刻看着古犀圣子那发黑的面容,面容十分凝重。

    “宁兄弟,没想到我等被那两个老东西蒙蔽了,实在是对不住。”犀月来到近前,向着宁恒说道。

    宁恒摇摇头:“这倒无妨,只是圣子的情况刻不容缓,必须要冒险一次了。”

    犀月忙问道:“圣子还有救?”

    宁恒神情无比认真,一字一句说道:“只要还没死,便有希望!”

    话音刚落,宁恒便看向了一旁畏畏缩缩的老山羊,吩咐道:“将古犀城内所有的续命之物都拿过来!”

    老山羊还有些发愣,犀月吼了一声:“还不快去!”

    老山羊这才连滚带爬去准备了。

    犀月并不明白宁恒要做什么,当下便忍不住问道:“如何才能救圣子的性命?只要你能治好圣子,便是我古犀城的大恩人,古犀城上下皆会报答你。”

    宁恒摇摇头:“现在说报答还为时尚早,圣子情况危急,眼下唯有一种方法或许有可能救回圣子性命,只是此法十分冒险,需要诸位的相助。”

    犀月立刻说道:“只要能救圣子,哪怕是要我的性命也可以。”

    宁恒沉声道:“性命倒是不用,我看你们与圣子应当属于同族,血脉接近,应当可以转借血脉生机,让你们的生机转入圣子体内,让圣子渡过这一次的生死大关,只要能渡过,世子性命便可无忧。”

    犀月闻言很是惊讶:“生机还能够转借?”

    宁恒嗯了一声:“确实可以,不过也需要同族之血才可以,而且所需生机非常多,被抽走生机之后,必然会有很长时间虚弱不堪。”

    犀月斩钉截铁的说道:“那便抽取我等的生机,要多少都可以!”

    宁恒看着犀月的神情,又看了看大殿内其他妖兽,皆是如犀月一般无比坚定。

    “好,事不宜迟,现在便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