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翰林书斋-您身边的小说界百科全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修仙高手混花都 镇鼎 将军,你马甲掉了

《绝代掌教》正文 第168章 时来运转的孙青水

      营帐之中,之前被飞舟送过来的少年躺在卧榻上,双目紧闭,面色惨白,满头满脸皆是汗水,神情显得十分痛苦。

    诸多炼药师站在营帐内,一个个愁眉紧锁,有人摇头不止,也有人暗暗叹息。

    唯独孙青水坐在床边,不断查看着少年的状况,脸上有着一抹镇定自若的神情。

    冯老站在一旁看着孙青水,见他查看了许久也不说话,忍不住问道:“看得如何?有没有把握治好世子?”

    孙青水微微一笑,很淡定的说道:“诸位放心,有老夫在此,断不会让世子殿下有事,他的伤势老夫有把握治好。”

    闻言,营帐内的其他炼药师们都很惊讶,却也没有几个人敢质疑孙青水,毕竟药王世家的威名摆在这里,孙青水身为药王世家传人,手头上肯定有些真本领,若没有把握,断然不会在众人面前把话说得如此圆满。

    冯老一听,脸上的神情也是舒缓了不少,忙对孙青水说道:“只要你能治好世子殿下,老夫便放了你那些孙家子弟。”

    孙青水站起身来行礼:“那就多谢冯老了,在下定然不会让冯老与诸位失望的。”

    说完,孙青水又坐了下来,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一个玉瓶,从中倒出了两枚丹药。

    “等一下。”一直站在床头未曾言语的黑甲武者阻止了孙青水想给少年喂药的举动,一把夺过了那两枚丹药,交到了冯老手中。

    孙青水有些愕然,冯老却似乎并不在意,仔仔细细查看了一番这两枚丹药,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交给了孙青水。

    “不必介怀,世子殿下身份非同寻常,服用的丹药一定要确保万无一失。”冯老对孙青水解释道。

    孙青水闻言也点点头,向着那站在面前的黑甲武者微微拱手。

    这黑甲武者身上的战甲与其他士卒完全不一样,胸口处有着一道血红色的虎头图案,一身的血腥杀气。

    明眼人都知道,这是大灵虎贲军的人,唯有大灵朝廷身份极高的人才能让虎贲军卫士贴身保护。

    这样的人,是万万不敢得罪的,得罪一个,就等于是对整个虎贲军,绝对没有好下场。

    哪怕孙青水是药王世家的人,遇到虎贲军卫士也要低眉顺眼,不敢有丝毫的轻视。

    孙青水重新拿着两枚丹药,小心翼翼为少年服了下去。

    丹药服下去片刻,就见少年的神情缓和了不少,呼吸也不似刚才那般粗重。

    见到情况好转,那虎贲军卫士一直铁青如锅底一般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

    孙青水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虽说他有把握治好这位世子殿下,但压力依旧不小,要是搞砸了,自己恐怕小命都保不住。

    “世子殿下的伤势不轻,老夫刚才给世子殿下服用的丹药暂时缓解症状,但要治好,还需老夫为世子殿下再炼制一炉丹药,事不宜迟,老夫即可就动手。”孙青水说道。

    冯老立刻让两个黑甲士卒带着孙青水去另外的营帐炼丹。

    营帐内的其他炼药师皆是面有愧色,他们都是来自北方各州的炼药师,甚至有不少三阶炼药师,可面对这位世子殿下的伤势却是一筹莫展,即便有人想要试一试也没这个胆子,没有十足的把握,谁敢在世子殿下身上尝试?万一没治好,反倒是把世子殿下给治死了,那肯定是要赔上性命的。

    此刻,他们对孙青水这位药王世家之人十分钦佩,同是炼药师,人家药王世家出来的就是不一样。

    冯老也是神情复杂,他之前把孙青水等人都关押了起来,没想到现在却要靠孙青水来治好世子殿下的伤势,这可真是风水轮流转,冯老也是无话可说,毕竟人家有能耐,让他得意一下也没办法。

    当然,若是孙青水治不好世子殿下,亦或者使得世子殿下伤势越发严重,乃至于丢了性命,那冯老也不会客气,当即就会将孙青水擒下,然后送到那位王爷的面前,交给那位王爷亲自处置。

    一个时辰之后,孙青水略带一丝疲惫之色再度走进营帐,手中有着一个玉瓶。

    “先给世子殿下服用三颗,两个时辰后再服用三颗。”孙青水将玉瓶给了那虎贲军卫士。

    当世子殿下服用了孙青水炼制的丹药之后,果然是情况大好,已经是从昏迷之中清醒过来。

    众人见状皆是大喜,连忙行礼拜见世子殿下。

    少年只是看了一眼营帐中的众人,没有说什么就闭上了眼睛,似乎不愿意浪费力气在说话上。

    孙青水咧嘴笑道:“世子殿下只要继续服用老夫炼制的丹药,就能够痊愈。”

    少年点点头,那虎贲军卫士朝着孙青水微微抱拳:“药王孙氏名不虚传,在下佩服。”

    孙青水闻言十分得意,之前因为被扣押起来的阴郁之气一扫而空,觉得自己应当是时来运转了。

    为了给世子殿下一个安静的休息环境,众人便退出了营帐,在营帐之外,刚才在场的炼药师们皆是纷纷向孙青水拱手行礼,各种恭维之言冒了出来。

    孙青水也是乐在其中,与这些炼药师们寒暄客套,打得十分火热。

    而就在孙青水与这些炼药师交谈甚欢之际,眼角一瞥看到了不远处的宁恒。

    孙青水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冷笑,与眼前的炼药师告罪一声,便趾高气昂朝着宁恒走了过去。

    宁恒见孙青水走了过来,脸上也是浮现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宁恒,看到老夫又这般风生水起,你是不是有什么想对老夫说的?”孙青水一脸得意的看着宁恒。

    宁恒一笑:“却不知孙老做了什么大事情?能得到如此拥戴?可否告诉晚辈听听呢?”

    孙青水一声冷哼:“告诉你这竖子也无妨,老夫为世子殿下治病,如今伤势已经好转,这便是老夫的能耐,你有何话说?”

    宁恒点了点头,原来是给一个什么世子殿下治病,难怪这么兴师动众,召集了这么多炼药师,连孙青水这老家伙都给叫过去了。

    “宁恒,总镇府的羞辱之仇,老夫可是铭记在心,迟早要找你这竖子讨还回来。”孙青水咬牙切齿的说道。

    宁恒笑眯眯的说道:“孙老还是先想着如何治好世子殿下吧,别又出什么幺蛾子。”

    孙青水轻蔑道:“老夫成竹在胸,绝无任何意外,你这竖子懂得什么?”

    话音刚落,便听世子所在的营帐之中传来阵阵焦急的呼声。

    孙青水一听顿时神情大变,也顾不上和宁恒多说什么,赶忙往营帐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