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翰林书斋-您身边的小说界百科全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修仙高手混花都 镇鼎 将军,你马甲掉了

《绝代掌教》正文 第118章 无可奈何的惨剧

      金乌宗封山已经有好几个月了,自从与玉玄宗发生了极为恶劣的冲突之后,宁恒就下令金乌宗上下人等不得离开金乌宗半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虽说宗门大会在即,各方势力都要低调做人不敢胡来,但玉玄宗肯定是时刻盯着金乌宗,只要有金乌宗的人外出落单,必然会遭到毒手。

    为了金乌宗众人的性命考虑,只能选择封山,只要躲在护宗法阵之中,玉玄宗就拿他们没办法。

    当然,这种日子确实不太好受,毕竟一直闷在宗内没办法外出,时间短还好,时间一长心里面就会觉得烦闷憋屈。

    也因此,极少数的金乌弟子经常偷偷摸摸离开金乌宗外出,玩够了之后再回来。

    一来二去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因此越来越多的弟子偷偷外出,宗内的长老忙于修炼,也一直都未曾发现。

    宁恒当然也不可能照看到金乌宗每一个弟子,他花在修炼上的时间更多,对于宗门事务更多是交给麾下长老去处理,因此更加不知道有弟子私自外出。

    直到有一日,当宁恒坐在金乌大殿与陈平、沈风几个长老商议一些事情的时候,殿外急匆匆来了好几个长老。

    “少宗主!有一群弟子私自外出,被玉玄宗杀害了!”一个长老刚入殿便开口说道,满脸皆是悲愤之色。

    宁恒闻言顿时脸色一沉,陈平等人也是吃了一惊。

    当下,宁恒立刻走出大殿,就看到大殿外躺着十几具尸体,一个个死状十分凄惨,最惨的一个半个身子都被砍烂了。

    一大群金乌弟子围在这里,很多人脸上都是带着愤怒之色,也有人心中感到后怕,毕竟在场这些弟子之中,私自外出之人不在少数。

    宁恒眼睛扫过这些尸体,脸色变得越发难看,而跟着出来的陈平、沈风等几位长老看过之后也是一个个说不出话来。

    众人见少宗主脸色这般难看,也都知道他动怒了,当下皆是低下头去,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触霉头。

    姜小七自顾自蹲在一具尸体之前,用手指头戳了戳尸体,完全没在意众人对她投来的古怪眼神。

    “到底是怎么回事?谁来跟我解释一下?”宁恒阴沉着脸质问道,目光扫过在场每一位长老。

    几个长老面面相觑,最终还是一位中年长老站了出来,硬着头皮说道:“启禀少宗主,最近一段时间有不少弟子私自离开金乌宗,本来一直无事,却不料三日前外出的一批弟子死了十几个,我等得到消息才连忙将他们的尸体运回来。”

    宁恒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丝毫的神情。

    “我似乎早已下令,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私自离开金乌宗,为何还有人私自外出?”宁恒说道,谁都听得出来他话语之中所压抑的怒气。

    没有人敢回答,也没有人能够回答,私自外出本就触犯了门规,结果还出现了这样的事情,那些负责管理弟子的长老们知道自己等人难辞其咎。

    宁恒深吸一口气,虽说很想发怒,但终究还是压下了怒气,神情平静下来。

    “将尸体装殓好,用寒丹将尸体保存起来,等之后再将他们各自送回故土。”宁恒吩咐道。

    当下便有人收拾这些尸体,宁恒强压怒火回到大殿之中,一群长老跟着也进来了。

    宁恒刚一坐下,便有几位长老站出来半跪在宁恒面前请罪。

    “你们几个,平日里负责管理这些弟子,结果出了这样的事情,你们觉得自己该当何罪?”宁恒咬牙说道。

    几人皆是低着头,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长老十分愧疚的说道:“罪责都在我等身上,是我等监管不力,没有及时发现有弟子私自外出,才出了这样的事情,请少宗主责罚。”

    “请少宗主责罚!”其余几人也是同时请罪。

    宁恒冷声道:“一年之内,宗内不再提供给你们丹药份额,每个人再去戒律殿受二十鞭。”

    几人不敢有丝毫怨言,全部退了下去。

    金乌宗戒律殿是专门用来惩治触犯宗门戒律之人的地方,最常见的刑罚便是鞭打,而且不是普通的鞭打,寻常弟子挨个四五鞭都要躺一个月才能恢复过来。

    二十鞭,哪怕是这几个修为不弱的长老也肯定要吃一番苦头。

    这样的惩处已经是极限了,总不能将他们全部逐出金乌宗,这对于眼下的金乌宗来说并不是好事。

    “少宗主,当务之急便是勒令所有弟子,不得再有私自外出之事发生,以防这样的事情继续发生。”陈平在旁说道。

    宁恒嗯了一声,说道:“告诉所有金乌弟子,任何人再胆敢私自离开,就不用再回来了,另外加派弟子看守,相信经过此事之后,也不会有什么人还想着要私自外出了。”

    在场的长老纷纷点头,他们也相信有了这十几具尸体的存在,其他的金乌弟子估计是不敢再私自外出了。

    此次的事情虽说让人气愤,但也是无法避免,只能当做是给金乌弟子们敲响警钟了。

    “少宗主,玉玄宗杀我金乌弟子,此事难道就这么算了吗?”另一位长老出言说道。

    宁恒看了他一眼,摇头道:“你想如何?去和玉玄宗理论吗?还是直接带人杀进玉玄宗?”

    那长老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憋得满脸通红。

    宁恒也没有为难他,叹了口气说道:“玉玄宗毕竟势大,而且是我们管束不力,才让他们有机会杀我金乌弟子,此事虽说令人气愤,但眼下我等无可奈何。”

    众人沉默,有人叹气,有人握紧拳头。

    宁恒说的没错,这十几个金乌弟子的死固然让他们气愤,但说实在的这十几个金乌弟子完全是自己找死,不听禁令私自外出结果被玉玄宗的人杀了。

    若是好好的待在金乌宗,玉玄宗哪里会有机会杀掉任何一个金乌弟子?

    所有长老全部离开大殿之后,宁恒眉头紧皱坐在那里,心中思索着很多事情。

    姜小七一言不发,也朝着大殿之外走去。

    “你去哪?”宁恒皱眉问道。

    姜小七头也不回的说道:“去帮你抓几个玉玄宗的人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