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翰林书斋-您身边的小说界百科全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修仙高手混花都 镇鼎 将军,你马甲掉了

《绝代掌教》正文 第64章 谈条件

      莫长龙闻言顿时大怒,脸上杀气升腾,一拳直接轰在了山门法阵上面,顿时法阵光幕遭受重创,闪烁得更为剧烈,吓得一众金乌弟子面无人色,以为这山门法阵就要崩溃了。

    “竖子!休在我面前胡言乱语!赶紧放人,否则我杀光金乌宗所有人!”莫长龙怒吼威胁道。

    若是换做旁人,被莫长龙这般威胁恐怕真就要被吓住了,但宁恒却是一点也没有露出胆怯的神情,反倒是乐呵呵的看着莫长龙。

    “晚辈早就对贵宗的那几位长老说过了,要我放人也可以,拿东西过来赎就是了,怎么莫宗主不知道吗?”宁恒故作疑惑的问道。

    莫长龙一声冷笑:“我没有必要和你说这些,你以为区区一道法阵,就能庇护你平安无事吗?”

    宁恒嘴角上扬,脸上浮现出一丝自傲之色,说道:“金乌宗虽说没落,但毕竟是有过辉煌的古老宗门,这山门法阵也是我金乌宗先辈留下来的,经过历代先人的完善和加固,看似脆弱,可莫宗主若是想要将其打破,估计也就需要个二三十年吧。”

    莫长龙脸色阴晴不定,他知道宁恒所言非虚,金乌宗眼下确实很不堪,但毕竟是传承超过千年的宗门,曾经在北山州极为辉煌,出过不少厉害的武道高手。

    这山门法阵也确确实实是金乌宗先辈高人留下的,刚才莫长龙接连轰击这山门法阵,看似这法阵并不如何坚固,但实际上却是将莫长龙八成以上的力道都化解了。

    莫长龙虽说实力高强,但真要靠着他一人之力想要快速破阵确实不太现实。

    “法阵能护你一时,却不可能护你一世,我玉玄宗若是高手尽出,别说一道法阵,便是十道百道,也救不了你们这些人的性命。”莫长龙态度强硬的说道。

    宁恒笑了,指了指一旁木桩子上的莫如烟,道:“令千金眼下在我手里,我要她活,她就能活,我若是要她死,莫宗主你即便是三头六臂神通广大,也救不了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死,到时候即便莫宗主杀了我,令千金也难以复生,反正我宁恒烂命一条,死了也就死了,不过令千金的命可金贵着呢,莫宗主愿意看着她死吗?”

    这话简直如同一柄重锤狠狠砸在莫长龙心头,让莫长龙完全说不出任何话来。

    莫长龙只有莫如烟这么一个女儿,他的妻子生下莫如烟之后就死了,莫如烟可谓是他的心头肉,平日里都是捧在手心里对待。

    真要让莫长龙眼睁睁看着莫如烟死在金乌宗,这是他绝对无法接受的,他宁愿自己死,也不愿意莫如烟死在自己眼前。

    “眼下也只能先稳住此子,等到救出如烟之后,再找他算账!”

    想到此处,莫长龙也是平静下来,知道自己再恼怒也没用,眼前这个宁恒看样子一点也不惧怕自己,威胁无用,那就只能妥协了。

    莫长龙毕竟是懂得进退的人物,绝不是那种年轻的愣头青可以相比的,只要能达到目的,任何事情在他看来都是可以交涉的。

    “你想要什么?”莫长龙出言问道。

    宁恒一听,心中也是微微松了口气,知道这莫长龙已经退让了,不会再保持之前那般强硬的姿态。

    面对这样一位北山州赫赫有名的高手,宁恒心里面也是没底的,生怕这位一怒之下不顾一切猛攻金乌宗,那样的话自己说什么都没用。

    好在这莫长龙还是在意自己女儿的生死,没有失去理智。

    宁恒当即便是说道:“先送五千枚养元丹过来,再来两件上品灵器。”

    莫长龙一听,差点没有破口大骂,五千枚养元丹?两件上品灵器?你怎么不去抢呢?

    再一次强压怒火,莫长龙咬牙说道:“五千枚养元丹太多了,我玉玄宗也没有这么多的丹药储量,至于上品灵器更不可能,我玉玄宗一共也只有两件而已,其中一件便是如烟的古剑,已经落入你手了。”

    宁恒皱了皱眉,一脸鄙夷的看着莫长龙:“你玉玄宗好歹是北山州有头有脸的大宗门,怎么可能这么穷?你玉玄宗好几位炼药师呢,五千枚养元丹拿不出手?至于上品灵器,我才不信只有两件呢。”

    莫长龙额前青筋暴跳,他发现这宁恒说话会把人给活活气死。

    不过莫长龙还是心系自己的女儿,沉默了片刻又说道:“我只能给你一千枚养元丹,再给你三件中品灵器。”

    宁恒二话没说扭头就走,又吩咐守山弟子:“把这莫如烟带到我的房内,今晚本少宗要她侍寝。”

    此言一出,莫如烟花容失色,连忙看向自己的父亲,莫长龙也是脸色大变,连忙说道:“休要乱来!”

    宁恒回头看了一眼莫长龙:“就按照我之前说的那个价码,莫宗主觉得合适就交换,要是舍不得,那你这宝贝女儿可就回不去了。”

    莫长龙一咬牙:“好!本座答应了!”

    宁恒回转身来,笑呵呵的说道:“这样才对嘛,那么一点东西对玉玄宗来说算得了什么?要是真没办法凑齐,去找太灵门借一点也就够了。”

    莫长龙冷笑道:“你还知道我玉玄宗与太灵门的关系,就不怕玩火自焚吗?”

    宁恒摊摊手:“我是光脚不怕穿鞋的,太灵门也好,玉玄宗也好,反正都比我金乌宗强,得罪一个也好,得罪两个也罢,反正我宁恒不怕。”

    莫长龙没话说了,这整个一滚刀肉,跟这种人没有办法讲道理,更何况人家还掐着你的命门,只能认命。

    “三日之后,我会将东西带来,到时候将如烟放了。”莫长龙说完,看了一眼莫如烟,让她暂且放心,随后转身离去。

    莫如烟神情恍惚,泪水不住的淌下来,哭得那叫一个令人伤心。

    宁恒撇撇嘴:“你现在知道哭了,之前来我金乌宗撒野的时候不是很神气吗?”

    “我一定会杀了你!将你千刀万剐!”莫如烟骂道。

    宁恒掏了掏耳朵,一脸随意的说道:“说这些没屁用,你现在是我的阶下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