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翰林书斋-您身边的小说界百科全书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修仙高手混花都 镇鼎 将军,你马甲掉了

《绝代掌教》正文 第24章 整治

      “太灵门?陆家居然投靠了太灵门?”宁恒有些惊讶的说道。

    陈平语带愤怒的说道:“陆家早已是太灵门的走狗,那陆正天之所以处心积虑要接任掌教,也是太灵门在暗中授意,想要通过陆家来把控我金乌宗,着实是狼子野心。”

    宁恒也没想到这后面竟然还牵扯出了太灵门,看来这件事情还不算结束。

    太灵门是北山州数一数二的大宗门,整个宗门弟子过万,高手也是极多,金乌宗眼下连一流宗门都算不上,和太灵门之间自然是没法比。

    不过在数百年前金乌宗尚未衰败之际,与太灵门可谓是北山州的双雄,一向都是针锋相对,甚至一度还将太灵门踩在脚下。

    只可惜风顺轮流转,太灵门强势到了现在,而金乌宗却已经是远远不及当年。

    若非宁恒在这具身躯之上苏醒,光靠以前那个废物宁恒,恐怕现在的金乌宗已经是太灵门暗中掌控的玩物了。

    宁恒看着陈平,说道:“陆正海他们几个不应该放走,哪怕是太灵门的人过来施压也不能放。”

    陈平摇了摇头:“老夫也不想放,只不过来人是太灵门的少门主宇文龙,逼迫我等放了陆正海他们,还扬言若是不放,便会当即围攻金乌宗。”

    宁恒闻言,也没有再多埋怨什么,他也明白这种事情确实难办,太灵门的威势太甚,少门主宇文龙更是亲自前来要人,金乌宗这些长老哪里敢不放?

    “贤侄你还是好生休息,现在金乌宗大势已定,不会再有什么乱子,等你伤势彻底痊愈了,便举办继位大典。”陈平说道,脸上多是喜悦之色。

    宁恒一笑,道:“继位大典先不急,我也没什么兴趣接任掌教,还是先把我父亲找回来吧。”

    陈平皱了皱眉,张了张嘴没有把心里话说出来。

    宁恒看了陈平一眼,知道他想说什么,笑道:“我相信他还活着,若是不找他的话,我也没心思接任掌教。”

    陈平说道:“好吧,不过你毕竟是少宗主的身份,掌教的一干事宜你还是要代为执掌的。”

    宁恒点点头,这些他都明白。

    陈平离去之后,宁恒服用了一些养伤丹药,运转乾坤造化诀,两个时辰之后,伤势就已经彻底痊愈了。

    而且宁恒还感受到,自己的修为似乎又精进了一些,一种难以言明的感觉时常自体内涌现上来,催促着宁恒去将其戳破。

    宁恒知道,这便是那神秘的武脉合一境界,也是攀登武道巅峰必须要去踏足的境界。

    宁恒虽说没有踏足过这个境界,但曾经也有机会触及到,只是错过了而已,因此对于这种感觉并不陌生。

    不过宁恒也清楚,武脉合一的境界并不是那么容易踏足的,在宁恒所知的武道强者之中,除了宁羽之外,似乎就只有古老岁月之前,那段亘古传说中的几位武道先辈了。

    宁恒离开住处,直接来到了金乌大殿之中,殿内只有几个长老正在谈论什么,见到宁恒来了,一个个皆是露出敬畏之色。

    “拜见少宗主。”几人同时向着宁恒躬身行礼,态度那叫一个恭敬,要是数月前的宁恒走进来,这几个长老压根就不会多看宁恒一眼。

    宁恒径直走到宗主宝座之上,坦然的坐了下来,几个长老也没有半点异样,似乎宁恒坐在那上面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太灵门带走了几人?”宁恒出言问道。

    一个长老站出来说道:“陆正海、陆峰、陆雪以及周冲,共四人虽那宇文龙离开。”

    宁恒说道:“那从即刻起,这四人便以叛宗之罪论处,金乌宗再无这四人之名。”

    几个长老连连称是,没有半点意见。

    成王败寇,古今皆是如此,宁恒赢了,这金乌宗自然由他说了算,陆家之人即便没有太灵门的人带走,也注定不被金乌宗所容。

    宁恒看了看这几个长老,心中冷笑,陆家势大的时候,这几人可都是臣服于陆正天,而今却好像和陆正天撇清了干系一样,一个个人模人样的站在这里。

    虽说宁恒对这些人看不上眼,但也没有继续追究的打算,金乌宗就这么点家底,要是一个个都清算过去,金乌宗那就没啥人了。

    就在宁恒翻看桌案上的东西时,大殿外有着一道声音响起:

    “罪人沈风,求见少宗主!”

    宁恒一怔,说道:“进来。”

    只见沈风披头散发神情狼狈走了进来,走到大殿中央噗通一下就给宁恒跪下了。

    宁恒不动声色的问道:“沈长老这是做什么?”

    沈风满脸懊悔之色说道:“老夫一时糊涂,被那陆正天所蛊惑,为虎作伥,如今特来向少宗主请罪!”

    说完,沈风咚咚咚给宁恒磕了几个响头,那叫一个情真意切,连眼泪都流出来了。

    在场几个长老皆是撇撇嘴,不屑的看着沈风,他们都看得出来这家伙是在装模作样。

    宁恒心中暗笑,这沈风不愧是出了名的墙头草,居然还来这么一出戏,想要洗脱之前和陆正天的关系,证明自己的忠心。

    这一套糊弄别人还行,宁恒可是完全不吃这一套。

    “沈长老,你可知罪?”宁恒板着一张脸,故意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沈风浑身一颤,心中暗道一声不好,难道说这小兔崽子真要惩治自己?

    不过毕竟是混了这么多年的老油条,沈风当即便是泣不成声,哭喊道:“老夫知罪!只是还望少宗主能给老夫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让老夫为金乌宗再多做一些事情。”

    宁恒冷笑:“既然知罪,那便将你废去修为,逐出金乌宗。”

    此言一出,几个长老都是一愣,沈风更是神情僵住,差点没昏过去。

    “少宗主啊,老夫不愿意离开金乌宗啊,给老夫一个恕罪的机会吧。”沈风连连磕头求饶,这次不是装样子,他是真的慌了。

    宁恒慢条斯理的说道:“既然如此,那便暂且按下沈长老的罪责,不过沈长老当初说的话我可是记得很清楚。”

    顿了顿,宁恒说道:“就让沈长老看守山门三个月吧,这三个月不得离开山门半步,守山弟子会监督你的。”

    几个长老在旁暗暗偷笑,那叫一个幸灾乐祸,心说你沈风喜欢当墙头草,这下子遇到宁恒,可有得受了。

    沈风垂头丧气的下去了,虽说被罚看守山门,但实际上心里面还有些高兴,不就是看守山门吗?老子看就是了,只要长老之位没有被摘掉就行了。

    沈风下去还没有多久,一个金乌弟子踏入大殿之***手对宁恒说道:“启禀少宗主,太灵门使者到了。”